当前位置主页 > 明朝 >
热门搜索:

规定宫中内监不得擅自出京

    发布时间:2019-04-16    来源:未知

  朱由检的按兵不动令魏忠贤先慌了四肢举动,他以告退试探皇上的反映。天启七年九月一日,魏忠贤提出辞去东厂职务,朱由检没有核准。九月初三日,客氏请求分开宫中,回到私宅。明熹宗曾经驾崩,作为先皇的乳母,客氏其实没有继续留在宫内的来由,她的辞请朱由检核准了。客氏于五更起身,赴熹宗灵堂祭祀后焚化熹宗少小时的胎发、痘痂、头发、指甲等物,痛哭而去。宫内朱由检少了一个仇敌,而魏忠贤却少了一个支柱,愈加惊慌。

  朱由检正值血气方刚,年轻气盛之时,他满怀决心要重拳出击了。就时局而言,朱由检起首要处理的是宫禁内部的危机,铲除“客魏集团”。

  朱由检厌恶朋党,但他忽略了明末政坛持久以来的风气,党争曾经作为惯性力量参与到政治斗争中来,“指报酬党者,亦必有党”,将斗争矛头指向被攻击为朋党的一方,现实上是在支撑自成非党的一方,而所谓“非党”者,亦必党也。朱由检自认为在会推阁员问题上曾经尽量公道,并冲击了朝内朋党的苗头,殊不知,皇帝的介入使党争黑幕愈加复杂,而党争也一发而不成收拾。

  诊断病情和医治疾病是分歧的,准确的诊断是第一步,而药到病除则需要更深的功力。朱由检的决心和才智在政治实践面前一次次遭遇波折,这是他没有料想到的。

  从天启七年十一月至崇祯二年三月,清查阉党逆案的坎阱撒开。除首逆魏忠贤、客氏之外,共列七类:首逆共谋六人,交友近侍十九人,交友近侍减等十一人,逆孽军犯三十五人,谄附拥护军犯十五人,交友近侍又次等一百二十八人,祠颂四十四人,共计二百五十八人,别离科罪措置。与此同时,朱由检命令拆毁各地为魏忠贤建筑的祠堂,划定宫中内监不得私行出京,并要求各地镇守的寺人当即打点移交手续,火速前往京城。

  所谓一朝皇帝一朝臣,高高在上的皇帝更迭往往意味着自上而下的王朝内部的变化。新任君主即位之后,统治集团内部的各派力量均心怀困惑,互相观望,相互猜测并试探。人们仿佛在关心一只即将破壳而出的鸡雏,弹壳在轻细震动,迹象已十分较着,但事实会从什么标的目的,从哪个位置,以何种形式,没有人可以或许得出切当的结论。魏忠贤困惑地盯着弹壳,心神俱疲。

  (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副传授,专治清代学术思惟史及汗青文献学,著有《清初私人修史研究——以史家群体为研究对象》等。)

  关于明末崇祯皇帝的汗青评价,史家多借清代官修《明史》中“非亡国之君,而当亡国之运”来为其申辩。如清初张岱已经如许说道,“古来亡国之君,有以酒亡者,以色亡者,以残暴亡者,以豪侈亡者,以穷兵黩武亡者,嗟我先帝,焦炙心求治,旰食宵衣,恭俭辛勤,万几无旷,即古之中兴令主,无以过之”。

  崇祯帝的异母兄明熹宗朱由校,性耽玩乐,政权现实独霸在以司礼监秉笔寺人兼东厂寺人魏忠贤为首的魏党集团手中。魏忠贤本是河间府肃宁县的贩子恶棍,万历十七年(1589)自阉后被选入宫,熹宗即位后魏忠贤与熹宗乳母客氏互相勾搭,一个自称“九千岁”,一个自称“老祖太太千岁”,把持朝政,为祸宫禁,并网罗了五虎、五彪、十狗、十孩儿、四十孙等一多量帮凶。为了确保本身的平安,控制实权,成为名副其实的皇帝,朱由检必需除掉“客魏集团”。在这场交战中,朱由检表示出不凡的勇气和聪慧,打了一个标致仗。

  长年累月的党争给明末政坛带来严峻的消沉影响,门户之见曾经成为明末仕宦的思维定势。朝堂之上,只需有政治不合就与党争联系在一路,任何一件政事的处置城市称为党争的话柄。剪不竭,理还乱。

  一日,崇祯修大内建极殿,从外埠采买巨石,从水路运抵通县,再经陆路运送到紫禁城,谁知因为石块庞大,城门狭小竟然无法通过。运石头寺人只好请示崇祯,崇祯当即发火:真是岂有此理?朕要用良材,竟敢方命不从,遂命军士将巨石打六十御棍。

  明朝自万历以来,党争不竭,东林与宣党、昆党、齐党、楚党、浙党之间互相攻击,终究导致天启年间阉党专政的场

(责任编辑:admin)

推荐图文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